上海人民广场降半旗 向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志哀


本文开头说胡克斯特拉大使对于诬蔑中国、破坏中荷关系乐此不疲,是有根据的。我们浏览了他今年以来发的推特,中伤或影射中国的多达十余条。这还不包括他在电视和报纸等媒体、社交活动等场合的言论,有的甚至以赤裸裸的语言对东道国内政指手画脚。人们只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究竟是由于他的个人水平和风格,还是由于遵循华盛顿的指示?

在被问到中国向欧洲疫情严重地区提供帮助的问题时,他竟然说,美国付钱给世卫组织,而中国毫无作为。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美国在拖欠国际组织会费方面的记录举世皆知,它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本该为人类多作贡献。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无意与美国攀比,但从来都是认真履行国际组织成员国的义务。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我们每年交纳会费5740多万美元,自愿捐款470多万美元。为抗击新冠疫情,中方还宣布向世卫组织提供2000万美元的额外捐款。全球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合作,主动向疫情严重国家(包括美国)提供大量支持和帮助,既提供物资支持,也分享抗疫经验,目的就是要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挽救更多的生命,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胡克斯特拉大使把中国的这些贡献说成为疫情“承担责任”,不知道是基于什么逻辑。如果是想说美国不需要得到中国的合作,请直说无妨。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他还说,中国驱逐了一些美国记者,导致中国的疫情不能以客观透明的方式报道出去。难道全世界只能通过美国记者才能了解真相吗?要知道现在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包括荷兰一些主要媒体的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中国要求几位美国记者离境是对美国不久前变相驱逐60名中国记者的对等措施,与疫情没有丝毫关系。

此前一天,《纽约时报》曾表示,特朗普集团已就推迟偿还部分贷款一事与其最大债权人德意志银行进行了沟通。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国大使作为国家派往驻在国的全权代表,享有崇高地位,也负有重要职责。《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了大使馆的五大职责,包括代表派遣国、保护本国公民、办理交涉、调研驻在国情况、促进本国与驻在国的友好关系。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字明示或默示赋予大使破坏驻在国与第三国关系的职能。

我们知道现在美国的疫情很严重,已经成为世界上确认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对此表示关心,真诚希望美国疫情早日得到控制,这对全世界都有好处。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驻荷兰大使难道不也应该集中精力推动和参与抗疫国际合作吗?难道挖空心思编造一些污蔑中国的谎言就能够让美国人民摆脱病毒扩散的威胁吗?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